当前位置:八零八品牌策划有限公司美食官员“和衣而睡”为什么令人生疑2015年11月20日
官员“和衣而睡”为什么令人生疑2015年11月20日
2022-11-21

根据此前的报道,今年7月17日晚9时许,韩淼与一女子在酒店共度9小时被举报。举报人系当地一内部人士,称开房女子绝非韩淼妻子。要说起来,官员和异性开房的新闻,这两年太常见了,以至于在老百姓会习惯性想到一个热词:通奸。确实,这个词汇已经反复和大大小小的官员产生过交集,所以,当韩淼和异性开房的消息曝出后,某种程度上,已经基于经验先入为主地贴上了“通奸”的标签,只待组织调查结论!

庆安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韩淼,近日被举报与异性宾馆开房。11月12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从庆安县人民检察院获悉,经调查认定,韩淼与女同学在宾馆“和衣同床而睡,没有发生男女关系”,已对韩淼作出行政撤职处分。(11月12日《新京报》)

这样的调查结论,即便百分之百是事实,但说老实话,在“和异性开房”的众多现实案例里,显得太过独具一格。更何况,两人在房间里相处一夜,那是个没有视频的地方,调查者又是凭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?

不是我们心理不相信,而是,调查结果并没有提供可信的和事实,这才是个真问题和大问题。这些年,有些地方似乎和很隔膜,好像根本不知道老百姓也是有记忆力的,也会比较、会甄别,被,所以,在公共事件里,人们会更相信自己的判断,除非能够提供可信的。遗憾的是,有些地方并不太在意这个客观事实,似乎是,信不信由你。

就在这两天,据当地消息,省蛟河市委、局长郝壮在6楼办公室擦玻璃时意外从窗台坠亡。没有更多信息佐证,人们确实难以相信,在东北已经步入寒冬的日子里,一个长为什么有秘书在场,而非要勤勤恳恳地亲自擦玻璃呢?也就是在今年4月份,山东发布消息称,副市长黄金忠从办公楼10楼跌入9楼摔伤,人们就怀疑这不是“跌”而是“跳楼”,没过多久就传出被查的消息,事态的发展又一次坐实了“合理怀疑”的正确性。

但这回调查结论正好和的认定并不完全重合。显然,“和衣而睡没有发生性关系”,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在说“通奸”不成立吗?而此前举报中出具的房费结算单显示“招待治安大队”,也变成了实际由韩淼在庆安县治安大队工作的朋友结算。也就是说,“通奸”不成立,消费也不成立。

不能否认,的猜疑,只是建立在逻辑和事实经验基础之上,更多体现出的只是大概率上的可能性,可是正因为有逻辑,尤其是事实经验的不断支持,虽然不能说每次都猜对了,但猜错的也似乎是少数。所以,在此语境下,“和衣而睡”,只能算是“和异性开房”中的小概率事件,令人生疑是难免的。往大处说,须知,当怀疑已成老百姓的“条件反射”,对于每一起公共事件,必须要尽可能详尽、充分地披露相关消息,否则,只会产生无尽的怀疑。